畅谈中国金融业改革创新 珠江金融论坛现场直播

  以“中国金融业改革创新热点问题解析”为主题的珠江金融论坛(第六次)正式举办,来自政商学各界专业人士在广州国际金融中心齐聚一堂,深入剖析“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与“上市公司治理与证券市场约束机制建设”等议题。

  大家下午好!我是南方卫视主持人俎江涛。今天非常荣幸能在广州国际金融中心迎来全面开业庆典的喜庆日子里,与各位共同见证广州市金融办联合越秀集团在这里隆重举行的第六次珠江金融论坛。本次金融论坛的主要目的是回顾总结过去十年中国金融改革取得的成就和经验以及教训,深入分析金融业改革创新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对利率市场化、人民币跨境流动和资本项目可兑换以及上市公司治理与证券市场约束机制建设等热点问题进行充分的研讨。

  本次金融论坛邀请到了来自金融监管机构、金融企业和学界的重量级金融专家、经济学家参加研讨活动。他们是:

  另外,全国政协常委、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教授将于今天下午五点左右到达会场,为大家带来精彩的特别主旨演讲。

  出席今天成立庆典的还有省市金融监管部门、粤港两地金融机构、企业界的有关领导,境内外主要媒体高层,中介机构代表以及越秀集团领导班子、总部各部门负责人、主要成员企业负责日,共300多人。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各位的到来!

  陆志峰:尊敬的平欣光副主席,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金融界专家,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

  在致力于打造成为华南地区首席金融商务平台的广州国际金融中心迎来全面开业庆典之际,今天,我们在这里隆重举办第六次珠江金融论坛,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在这里,我谨代表越秀集团、越秀金融集团,对各位领导及嘉宾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对市委市政府、市政协、省市各金融监管部门以及各位金融界专家在论坛筹备当中给予的悉心指导和大力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谢!

  作为广州市首家资产规模超过1400亿和第二家利润总额超过100亿的国有企业,越秀集团近年来正大力培育金融产业,以促进越秀集团形成金融、地产、交通基建三足鼎立、产融结合的大型企业集团。尤其是2012年以来,在广州市加快建设区域金融中心的战略推动下,越秀集团更是加大了金融业务的拓展力度,继年初正式成立越秀金融集团后,又先后迅速投资成立了广州市资产规模最大的小额贷款公司、融资租赁公司和国内首家CEPA框架协议下的证券投资咨询公司,现已拥有证券、基金、期货、信托、产业投资、证券投资咨询、融资担保、融资租赁、小额贷款及香港越秀证券等十大金融业务平台,金融产业化基础不断强化。

  当前,虽然国际国内金融格局面临深度调整,但我国金融业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因此,举办这样一场荟萃监管当局政策解析、业界精英真知灼见、著名学者前沿观点的珠江金融论坛,共同探讨中国金融业改革创新热点问题,不仅有利于推动国内金融业的改革创新,对越秀集团进一步明确金融产业的发展方向也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越秀集团将充分发挥立足粤港两地的独特优势,努力推动境内外的金融资源整合和金融产业兼并重组,大力发展产业金融、国际金融和综合金融,着力打造服务体系完善、粤港良效互动、具较强核心竞争力的金融控股集团,既为客户提供全方位、一体化的综合金融服务,也为国内金融业改革、开放和发展作出应有的贡献。

  最后,再次感谢各位领导、各位金融界专家在百忙之中出席第六次珠江金融论坛!国庆、中秋佳节即将来临,祝各位领导和来宾节日快乐,身体健康、工作顺利,万事如意!谢谢大家!

  主持人:感谢陆志峰董事长的精彩致词。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有请广州市政协副主席平欣光先生致辞,掌声欢迎。

  在全球十大超高层建筑之一、广州第一高楼——广州国际金融中心迎来全面开业庆典之际,广州市金融办联合越秀集团在这里举办第六次珠江金融论坛,这是广州区域金融中心建设进程中的又一件大事、喜事,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借此机会,我谨代表广州市对第六次珠江金融论坛的召开表示热烈祝贺!对出席本次论坛的各位领导和金融界朋友们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感谢大家为广州的发展作出贡献!

  近年来,广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金融业的发展,金融机构数量迅速增多,金融实力不断增强,金融环境不断优化,区域金融中心的建设成绩显著。2011年全市金融业增加值达855亿元,同比增长21.4%,占GDP比重达6.89%,金融机构资金实力稳居全国大城市前三位。近年来,在新型城市化发展道路的战略指引下,广州市在发展金融业方面取得了丰硕成果,国内首条民间金融街在广州开业,广州股权交易中心挂牌成立,加快广州国际金融城、广州金融创新服务区、南沙现代金融服务区建设等重大举措都陆续启动。与此同时,以越秀集团为代表的广州市大型企业集团,纷纷以实业为依托,将金融业作为未来重点发展的核心产业,在产业金融、国际金融、综合金融等领域进行了大胆的尝试,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效果。我们相信,再通过3-5年我们的共同努力,广州市一定能够打造成为具有影响力的区域金融中心。

  珠江金融论坛是广州市委市政府为进一步优化广州金融生态环境、加快建设区域金融中心的一项重要的举措,旨在为有关政府部门、金融业界及专家学者和企业家们提供一个共商金融领域重大问题的高层次对话平台,目前已经成功举办了五次。在国家刚刚颁布金融业发展与改革“十二五”规划、金融业迎来新一轮战略业发展与改革“十二五”规划、金融业迎来新一轮战略发展机遇期之际,剖析中国金融业改革创新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探寻完善我国金融市场运行机制之路,必能对中国金融业未来的发展产生积极的启示意义。

  最后,再次感谢各位金融界、经济界的朋友,感谢各位领导和嘉宾,在百忙之中抽空出席第六次珠江金融论坛!预祝本次论坛圆满成功!祝各位事业蒸蒸日上,祝各位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主持人:感谢平欣光副主席的精彩致词,各位现在所处的大楼是广州国际金融中心,也叫做IFC,过去七年这里是工地,再往回17年,我刚当记者,这里是一片城中村,现在是全球十大超高层建筑之一,高度决定影响力,但是刚才也说了,成就影响力的绝对不仅仅是高度,有一个美国人写了一本书《地球是平的》,在网络化世界一体化的时候,我们国家有的资源,你们国家也有,沿海有的资源内地也有。今天在座的金融学家和各位精英,你们一定是带着望远镜和放大镜来的,今天的论坛力争为各位打造畅所欲言的金融论坛,我们共同探讨,在全球经济一体化下,我们怎么样将一个平地做成高度,让高度有影响力,把一个洼地变成平地甚至做成新的高度,所以今天的论坛希望各位充分的放松和沟通,我们请到的专家学者一定可以为各位提供有价值的价值,下面掌声隆重有请参与论坛讨论和主题发言的各位嘉宾,正式进入圆桌讨论环节,请各位论坛嘉宾移步讲台,有请:

  请各位嘉宾落座。我们相信,这几位金融界实力顶呱呱、名声响当当的大佬们,思想能够走多远你就可以走多远,但是也取决于你跟谁一起互动,一定能够将我们的这次金融论坛打造成为一场荟萃监管当局政策解析、业界精英真知灼见著名学者前沿观点的思想盛宴。

  接下来的时间,交给嘉宾主持徐信忠教授,期待各位专家、学者为大家带来一场精彩绝伦的研讨,谢谢大家!

  主持徐信忠: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大家下午好,非常感谢越秀金融集团的邀请,有幸也非常高兴参加本届论坛,因为工作在中山大学,所以就成了主持人,今天我们邀请到了四位嘉宾一起探讨中国改革和创新机遇的挑战,我们分三个议题,第一个议题是利率的市场化,讲到利率人们很快会想到,众所周知,中国最大的商业银行只要开门,就有十几亿的利润,同时靠一生的积蓄将钱放在银行的老人还要补贴这家最大的商业银行,因此在最近一轮政策利率调整的时候,在允许贷款利率进一步下调的同时,第一次允许金融机构上调存款利率1.1倍,这一政治举动迈开了利率市场化第一步实际性的改革,当前利率的主导方式助推了现有的经济,现有的利率市场化是否合理,存在的风险,利率市场化存在的情况,利率市场化对商业也好,尤其是中小银行带来的冲击,请四位嘉宾发表他们的观点,首先有请徐司长发言。

  徐诺金:非常感谢越秀集团、越秀金融集团,提供今天这样的机会。我是在广州分行担任副行长,只是在总行挂职担任副司长,很高兴有机会来到广州,我一直奋斗的地方,今天我过来是以学者的身份,不是官员的身份,先介绍了我的职务,前面的主持人说要畅所欲言,不要说畅所欲言,只是说话稍微直一点,说得不太圆满的地方,希望在座的嘉宾和记者朋友们手下留情。

  这样的话,嘉宾说话还会直一点,有的问题可以放开讨论。今天是论坛,还是要畅所欲言,还是要将问题引向深入,引起在座各位的启发,也为决策者提供思考。有的官员身份比较敏感,我特别强调今天下午所说的任何一句话,都只代表我个人,不代表官方的任何政策意图,如果我说政策的话,也只是政策应该怎么办,因此这里事先说明一下。

  很荣幸可以在这里一些问题,主持人提到利率市场化的问题,特别讲到了社会上对金融业高利润议论的问题,特别提到老太太补贴大集团和大银行的问题,这个问题如何看?我有这样几观点。

  第一,中国的利率市场化要实事求是,充分的估计。从1996年启动利率市场化,1995年中央十三届五中全会就明确提出了中国利率市场化的目标,从1996年同业拆借市场利率放开,从这一次开始,从1996年到现在差不多15年的经历,利率市场化的步伐从来没有停止过,发展到今天,我们在金融市场上的利率只管两个,一是存款的上限,二是贷款的下限。今年两次调整过程中又对利率的上下限进行了浮动,主持人说这是正确和实质性的一步,迈出这一步之前我们迈出了很多的步伐,例如同业拆借市场、理财市场、外部市场放开,债券市场全部放开,利率市场自1996年以来没有停止过,而且比较快。目前利率放开的深度、广度大大超出过我们的预期,可以说现在的利率基本上完成了大部分,只剩下部分存款利率要管基准的利率水平,贷款利率要管基准的利率水平,为什么要管,这个问题要从中国的国情出发,例如中国的存款利率,中国老百姓将钱存到银行老百姓是没有风险的,这是国家担保的,因此利率可能低一点,但是无风险的利率。所以这一基准利率国家要定下来,因为有隐性的担保在里面。但是这次调整是浮动的,贷款利率也是这个问题。贷款利率为什么不能完全放开,因为存在部分企业行为的问题,也存在银行定价能力的问题。基于很多方面的考虑,中国近十多年来的利率市场化走的非常快,基本特点有以下几点:

  一是始终坚持了市场化的方向,每一次都抓住有利时机,让市场供求更多决定利率水平方面发挥作用。逐步放开一些条件成熟的市场。

  二是利率市场化的步伐始终跟着中国的国情出发,因为中国的国情是从过去的计划经济演变而来的,所有制体制是公有制为主体,经济的驱动力还是政府部门。国有银行也是在计划经济条件下改变为股份制上市的,在此过程中,都决定利率每走一步都要由国情的方方面面决定的。包括老百姓,虽然老百姓嫌利率低了,甲银行的利率高一点,乙银行的利率低一点,就会将存款转移到利率高的银行,老百姓也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在追求高利率的过程中,也要承担风险,如果银行出现风险,老百姓是无法承担的,因此利率放开的时候,要探讨了这一课题。如果利率大幅度的浮动,有的企业也受不了。在这些方面我们结合了国情考虑。

  三是渐进式的特点,始终围绕增量进行改革,我们是从计划经济演变过来的,金融市场发展的非常快,每发展一块新业务的时候,利率都是由市场决定的。目前市场贷款的融资渠道是多元化的,除了贷款利率是国家决定以外,其他市场的融资都是由市场决定的,这一比重在目前的结构中已经从2002年贷款占到91%到目前下降为60%左右,非贷款融资已经从过去的不到10%到现在上升到了40%左右,这一变化是很快的。

  四是协调推进,每走一步,看条件成熟就推进下一步的活动。我认为整个利率市场化的步伐是比较快的,程度发展也是比较深的,这个问题我们要充分的估计,谢谢大家。

  贝多广:徐司长开宗明义,先表明自己的身份,我认为非常的聪明我也需要借此机会声明一下,我在这里只是作为学者,不是代表我所服务的公司来发言的。徐司长是本领域的专家,还是央行的官员,我是业余爱好者,以前做一些金融研究,现在做金融实务,感谢越秀金融给我这样的机会,让我发表个人的观点。

  关于利率市场化的题目,刚才徐司长已经将背景介绍了,实际上利率市场化到了今天就是存款利率能不能提高,贷款利率能不能下降,基本上其他的问题已经比较市场化了。贷款利率下降,存款利率上升,意味着银行丰厚的利润下降,利差缩小。中国的银行体系,直接是国有的,占到了60%,如果将地方加起来的,至少要占到80%,这一块我同意徐司长的观点,如果推进得太快,本身对于银行体系能不能在短的时间内承受利差急剧的缩小这是一个挑战。

  我的想法,利率的市场化不要简单的局限在银行的利率范围,我是这么考虑的。整个社会资金融通80%是靠银行,20%靠市场的。我理解的市场部分已经利率市场了,如果非银行部分,就是市场化的部分比例放大,随着时间的推移,20%增加到40%或者是50%,银行对于国民经济的影响,银行对经济负面的影响就会大大的减少,我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认为利率市场化简单的放开存款利率和贷款利率,目前来说,还是比较谨慎一点。非银行社会资本流动和监管要更加的放开,还是有规范和防范系统性风险的问题,要加强金融脱管的过程,成熟市场的美国和日本,利率也是受到严格管制的,美国是贷款利率放开,存款利率受到管制的国家,这也经历了十几年、二十几年,目前成熟国家也是利率渐进过程的,不是改革一夜之间就完成的,金融脱管方面,如果逐步的增加这一比例的话,我认为利率市场化的问题就会是很小的问题。

  同时还有基准利率的问题,我认为可以请教专家的。我们国家的基准利率,无论是存款也好,贷款也好,债券也好,基准利率都是参照银行一年期、三年期、五年期的。成熟市场国家,金融市场非常的发达,在美国也有优惠的贷款利率,但是国债利率在指导金融市场方面起了很关键的作用。我们国家国债以某个年限的存款利率作为基准上升一点或者是下降一点,实际国外很多利率是参照国债的利率。这反映我们的债券工具、金融产品工具很大程度上还没有完全的市场化,尤其以国债为代表。下一步如何在国债利率上进一步放开,使得金融市场的固定收益率产品更快的找到市场化的基准,这也是市场化过程中应该考虑重要的一点。

  简单的说,在银行系统内,快速的推进利率市场化,也就是将存款利率和贷款利率全部放开,我是持谨慎和保守的态度。但是非银行的部分,市场化的程度,包括以基准类的债券、固定收益类的产品要全部放开,而且比例要增加,整个金融的市场化程度就会大幅度的提高。

  主持徐信忠:谢谢贝总从国际经验提出市场化进程看法,下面有请刘教授谈谈自己的看法。

  刘纪鹏:大家下午好,谈到人民币利率市场化是比较困惑的问题,刚才徐司长谈利率市场化的进程,已经接近利率市场化。如果单纯的从债券和市场确实是有道理的,但是现在发生的利率市场化具有不公平的部分。因为可能并不是在一个市场的市场化,可能有黑市、白市,有金融机构,也有当中的影子银行和银行之间的差别,更重要的是,在这样市场化的进程中,出现了极其腐败不公平的现象。因此,银行和寄生在银行上的一些机构,超额的利润远远给制造业和其他产业难以承受的压力,这样的市场化,如果简单看,恰恰是中国目前面临最大的风险。比如说中国到底是钱多还是钱少,台上的徐司长一定会说中国的钱多,在座的各位和外国人都会说中国的钱多,买房屋、股权、移民还是买黄金,另一方面很多的企业无法贷款,钱多,却闹了钱荒,这五年来货币政策的折腾当然不是央行自己可以左右的,让人非常痛心的看到,我们失去了百年不遇,千载难逢的美国、欧洲金融危机,从而使中国崛起,因为现在自己也乱了,这些问题都离不开金融的垄断不公等问题,谈利率市场化的时候,我们看不到中国金融垄断已经严重制约了中国经济的发展,实质的问题不解决,谈利率市场化是空话。大家谈得都对,因此要谈更加深刻的问题,中国是否面临一场金融革命,1100家的银行,600多家都是村镇一级,扣除农村发展和村镇一级的银行,基本上四大行垄断金融,我不知道这一数据是60%还是80%,因此中国这些年必须要打破这种垄断。实际上2008年面对美国金融危机,10个教授写了上书的建议,其中有一条就是打破金融垄断,每年至少要搞500家县域股份制银行,深交所上市,让资金进入这些银行,我们的资金谁不愿意投入可以上市的银行,让他们跟中小企业对接,这样的利率市场化才有意义,才可以展开竞争。现在四大银行在股市每股是0.5元,影子银行是利用市场化,承兑汇票、信用贷款,非金融机构的银行,一个个都肥了,超额的利润就在这些机构中转来转去,我们的利率市场化确实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化,可能从5%甚至50%到80%,这就是发生在今天的中国,在利率市场化背后隐含的不公、腐败、垄断和下一步必须进行一场金融革命必须探讨的话题,我不是研究货币金融的,我是研究资本金融的,我只能说这几句话,谢谢大家。

  苏亮瑜: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大家好!非常高兴参加今天下午的论坛。刚才各位专家都谈到了利率市场化的看法,我也谈谈自己的一些认识。

  第一,利率市场化实际上是应对当前经济形势的一个要求,过去几十年全球经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家更多的注意到一体化的进程,同时出现的是危机的爆发频率,危机的危害和传导性比以前更加的强。在这种情况下,产业经济出现一个特征是什么,它的规模优势被削弱了,企业经济活动的决策权从高端向终端甚至向低端转移,从高端向平铺式转移,就像打仗一样,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所有的指令在司令部发出,如果战役打的紧张,存在信息不对称,沟通不及时的情况下,很多的决策要在前台去做。企业和银行也是这样的,现在面对非常复杂的国际金融环境,还要结合自己的区位优势,自己的资产负债表和所发放贷款对象的情况,很多的决策必须需要更大的决策权和灵活的定价权。

  第二,利率市场化本身是调节国民经济不同行业或者是部门之间利益分配的要求,大家可能都看到了刚刚上市公司发布的年报,16家上市银行中盈利是5000亿元,到2400家上市银行利润的53%,前段媒体讨论盈利是否是暴利,我认为讨论盈利是否是暴利更加有意义,有的企业说是暴利,但是不能说不合理,例如苹果公司2012年开始卖32G的iPhone4S,生产成本是251美元,成本不到售价的1/3,1/3的制造成本,这样的利润不要说在手机业,就是在整个制造业来讲都是暴利,很难说这种暴利是不合理的,这是在充分竞争的行业中靠自己创新,靠自己技术积累的利润。但是银行业如果有这么高利润我们要考虑这个问题,银行业的准入门槛是否太高了,就像挤地铁一样,门口很多人,拥挤进去后发现里面很松,银行过度依赖于传统的信贷业务,利差又不是完全市场化生成的,给我们带来一个问题,这个利差的生成是不是有不合理的地方,现在也不能片面的决定怎么样的比例在实体经济和银行之间的分配是合理的比例,我们可以用市场化的过程将它引进市场机制调节这样的利润分配,如果市场觉得存款利率低了,贷款利率高了自然就会压缩利差将利润进行合理化的分配,我就讲这两点。

  主持徐信忠:经过一轮嘉宾的发言,有嘉宾特别想补充吗,如果没有的话,由于时间关系,我就直接交给台下的嘉宾,大家有两个提问的机会,请大家踊跃发言。

  现场嘉宾:在座的各位老师,第一个问题,是否可以这样说,利率市场化有助于优化我们的资源配置,进而促进经济增长转型,各位老师判断我的提问是否有意义;第二个问题,利率市场化带来的风险和利率管制导致的金融脱媒带来的风险,哪一个更大一些?

  徐诺金:第一个问题,从理论上来说,利率市场化有利于资源配置的。例如从储蓄户来说,哪里的利率高,就往哪里搬;从贷款户来说,哪里的利率低,就到哪里贷款,存款者和贷款者都是理性的,都受市场约束的。如果将资金搬到出价高的银行,你追求高的收益率,你就要承担高的风险。存款从甲搬到乙银行,风险最后是由国家承担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存款户不理性的话,不一定有利于资源的配置优化。

  从贷款户来说,贷款户谁出价高,银行就将资金贷款给谁,也不一定的。有的企业冒险,我把钱贷款给他,他一下破产了,在这种情况下不一定有利于资源配置。利率市场化的前提条件,市场是见钱的,所有参与市场的主体,完全受市场约束,其中根本的约束是受市场退出条件的约束,就是在市场竞争中优胜劣汰,追求高利润就要承担高风险,我将资金贷款给出价高的企业,企业破产了,就要由股东承担风险,这样的条件下,市场利率化才有利于资源配置,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实际上跟第一个问题是有关的,管制利率风险低还是市场化利率风险高,这就是说,管制利率的条件下,就是为了有效的管制风险。我们说存款利率要管上限,贷款利率要管下限,就是这个问题,我们的银行和企业在定价的时候,本身都不是理性,都没有受严格的市场约束,市场不承担风险,金融监管当局就要考虑到这些问题,你的存款就不能有上限,不能将利率无限的往上抬,贷款利率不能无限的往下降。这就是基于目前企业的风险承受能力,基于目前的社会风险承受能力,基于目前风险承担的机制。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利率最后有了上下限的管理,其他的方面都是根据市场的承受能力不断的放开。因此,我们研究这一问题的时候,一定要理论和实践结合起来。因为理论很好说,全部放开了,谁出价高了,就将资金配置给谁,实际上远远没有这么简单。因此,资金的配置不但是受收益率高的影响,还受其他多方面的影响,这是综合作用的结果。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你提的两个确实很好,有利于我们将这些问题讨论和引向深入。

  刘纪鹏:从理论上说,一定是有联系的。利率跟股市发展有关系的,利率低一定有这样的影响,但是今天中国的股市很难说跟什么有关了,完全神经失常了,跟什么有关,跟什么有关都是往下跌,已经是雄霸全球了,这个问题不详细的说了,理论上当然是有关的。

  我补充一点,利率市场化的命题,今天必须要放到更宽阔的概念上来理解,这就是“十八大”以后我们到底从哪里着手来拯救中国,因此政府职能转变我很赞成朱小丹省长和汪洋书记联名向中国提出行政改革试点,发改委行政审批垄断越来越集中在人们的视野中,必须要对此进行革命。

  第二,央行和四大银行,如果今天不将公平的市场建立起来,如果不将中小企业银行,至少每个县域培养一家,2900家培育起来,如果谈理想化的利率市场化才有意义。如果将这些都抛除了,现在大家就看到了,其中暗含的东西太多了,不是利率市场化可以解决的。中国金融改革需要协同,切入点不是利率市场化,而是从金融组织,要从打破垄断的角度实现,再提公平竞争,银行破产、利率选择,才更有意义,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