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刊财经】常铝股份发布澄而不清公告“媒体

  1月25日晚间,常铝股份002160)发布了《关于不实传闻的澄清公告》,针对《红周刊(博客微博)》于1月19日刊发的《常铝股份年度业绩大幅预亏购销数据真实性存疑》文章进行澄清,否认了文章中提出的质疑。对于该公司的澄清公告,《红周刊》记者在认真阅读完公告内容后,发现该份澄清公告内容与其“财务数据“一样让人满脸问号!

  在澄清公告中,第一条内容直接否认了《红周刊》文章中提出的“营收数据有虚增的嫌疑”。在公告中,常铝股份称:“经公司审慎分析,主要系其没有充分考虑收入对应的长期应收款增减变动及票据背书的影响,导致其测算数与年度报告等披露内容存在较大偏差。经公司重新测算,公司2016年、 2017年、 2018年1~6月披露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与财务报表匹配,不存在虚增营收数据的情况”。对于公司的解释,或许是其自认为的理由,但不能因为公司的自认为,就否认公司财务数据从财务勾稽角度分析中出现的误差问题,虽然有关“票据背书”解释问题曾是很多公司应对媒体质疑的漂亮借口之一,但往往在清查某一家问题公司时,票据往来中出现的问题往往是最容易出现的,而常铝股份是否也存在这个问题,记者的文章也只是进行质疑,希望上市公司能给出真实合理的票据往来说明,以解其不惑,而不是表示为“审慎分析后没有问题”就轻松回避了,顺便给媒体下个内容“不实”头衔,如此黑锅实在背不起!

  澄清公告的第二条是涉及“采购数据“问题的,对此,常铝股份再次提到这是“票据背书”影响所致,依然没有用具体数据去证明其“不实”在何处。此外,上市公司还提到文章“没有充分考虑应付账款余额中存在应付工程款的影响”,对此解释,不知上市公司相关人士是否仔细阅读了《红周刊》文章没有,在记者撰写的文章中,其中专门有一段内容是详细核算了固定资产、在建工程以及无形资产增减对于应付账款影响的,对此内容,上市公司相关人士为何视而不见,在澄清公告提及呢?显然目前的澄清解释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至于第三条解释内容就更让人哭笑不得了,针对文章提出的存货数据问题,上市公司干脆称“系其摘录的数据有误”。而对于存货数据问题,需要解释的是,这些内容均出自公司年报,其中,2015年、2016年存货构成数据是摘自于公司自己披露的2016年年报121页,2017年存货构成数据摘自于2017年年报118页,对于这个数据。何来“摘录有误一说”?

  如果公司称“摘录数据有误”,是否是指自己公开披露的年报数据本身就是有错误的?当然,常铝股份年报数据前后不一并不是没有出现过,《红周刊》记者撰写的文章中也曾提到过这个问题:“2017年常铝股份在自己披露的财报中,同样的项目就披露了两个不同的数据,其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金额一会儿是86053.77万元,一会儿是73550.23万元,二者之间相差约1.3亿元,究竟哪个数据才是真实数据,这属于披露失误还是有其他原因,也同样需要公司做更多的解释。”但对于记者提出的质疑,上市公司却未在澄清公告中给予解释。

  总的来看,常铝股份这份澄清公告虽然来的有些晚,但依然是澄而不清,不排除公司发布公告的目的只是为了满足某些监管要求而走了个过场而已,此种态度,投资人不需要,媒体也不需要!真正需要的是公司要有真实合理解释而已!而这真的很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