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后股民状告证监会获立案 涉及国家队救市21号文

  温州股民徐财源状告证监会一案终获立案。昨天,徐财源在其个人微博发布一张北京一中院的受理案件通知书,内容为“诉中国证监会信息公开”案。徐财源称昨天已委托当地律师交了诉讼费,开庭时间尚未确定。

  去年救市期间,证监会发布[2015]21号公告,宣布“今后若干年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不会退出,其稳定市场的职能不变”。今年3月18日,徐 财源向证监会提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请求公开:“21号公告”发布的背景、依据及涉及到的“今后若干年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不会退出”、“当市场剧烈 异常波动、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时,仍将继续以多种形式发挥维稳作用”的执行(含证券持仓量)效力。4月19日,证监会回复称,其申请的事项并非《条例》所 规定的信息公开申请,不属于条例调整范围。9月9日,徐财源将证监会诉至北京一中院。徐财源认为,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 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证监会没有否认该信息客观存在,而他申请的事项又是该信息的内函和组成部分,故属于可公开的政府信息。

  这是徐财源第三次状告证监会。今年1月14日,徐财源曾以“证监会行政不作为和乱作为”为由将其诉至北京二中院,后二中院以没有管辖权为由未予受理。 徐财源随后向北京一中院提起诉讼,状告证监会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一中院认为起诉人所提诉讼不符合起诉条件。徐财源继续上诉至北京高院。今年4月20日,北 京高院进行审理后发出行政裁定书,认定北京一中院引用法律条文错误,但仍维持原审裁定。这次立案对徐财源来说意义重大,他认为自己通过坚持不懈的依法维权 获得了与证监会在法庭上“对话的权利”。

  公开资料显示,徐财源生于1978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1998年成为职业股民,曾入围“温州年度经济人物”。2008年11月,徐财源为钢钒权证的投资者成功维权,之后组织了对ST南方、海南航空、金宇集团、凯迪生态等的维权行动。

  中美结构性权力的此消彼长并不是以“修昔底德陷阱”所设定的军事冲突模式所进行,而是“谁更能解决好本国国内问题”为轴展开下去。中美之间未来谁更能在全球秩序中拥有话语权,关键不是谁能在两国战争中胜出,而是谁更能创造本国的美好社会。

  房地产市场的乱象横生,除了复杂的货币信贷因素、土地制度、财税体制外,还有一群与利益集团千丝万缕联系的“专家学者”推波助澜,他们飞来飞去成为“中国特色的串场经济学者”。相当一些人专为一线城市背书。

  2016年中央财政已拨付专项奖补资金276亿元,用于推进全国去产能工作。但当前行业周期性复苏,钢铁产量开始增长,为真实有效推进去产能工作,应该从加强制度性安排入手,禁止地条钢产品和淘汰环保不达标企业,建设长期稳定的法制化去产能环境。

  一方面经济不断下滑,另一方面,降准降息的边际效应衰减,M1、M2持续走阔,货币活化,民间投资意愿低下,企业大量储备现金而不愿意进行投资,所以虽然我们的政策利率水平和长端水平离零还尚有差距,但中国面临落入流动性陷阱的挑战。